盘点那些曾经金饭碗如今没落的职业

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。这句出自畅销书《谁动了我的奶酪》的名言,用在描述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择业观上也很贴切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许多新兴的第三产业蓬勃发展。

当时人们一提起空中乘务员、出租车司机、酒店服务生、记者、导游等有着特殊服务对象的职业,就会联想到高薪、体面、稳定等令人羡慕的字眼。能挤入这些行业工作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愿望。如果有家人在这些行业中工作,自己脸上也感觉特别光彩。

褪色的金饭碗之空中乘务员

当年:地位、收入堪比明星

如今:勉强算得上中等收入

褪色的金饭碗之出租车司机

当年:清华毕业生都来开出租

如今:比建筑工人挣得少

售货员

当年:计划经济时代,售货员的工作既轻松又干净,好多限量供应的商品,售货员可以找领导批条子,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买到。街坊四邻都愿意跟售货员套近乎。

如今:只要有钱,什么都可以买到。超市的普及也减少了对商场售货员的需求,售货员有了新名字—导购。在电商大行其道、商场开始走下坡路的今天,售货员的转型迫在眉睫。

褪色的金饭碗之酒店服务员

当年:刚毕业就跟爸妈挣得一样多

如今:读酒店管理的学生越来越少

导游

当年:在外语人才缺乏的大背景下,二十年前导游的服务对象几乎全部是外国游客。导游小姐不仅经常能出国,除了基本工资,还能拿到数额不菲的小费和购物回扣。真是赚钱赚到不好意思。如今:很多外语专业学生把进入旅行社工作看作是就业的“下策”。付出多,压力大,淡旺季明显,回扣也被严格监管。导游行业,想说爱你不容易。

记者

当年:媒体行业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。二十年前中国的广播、报纸、电视媒体屈指可数,企业要想在某大报刊登一条广告,至少要排三个月。在信息垄断的年月,记者、编辑的收入达到公务员的八九倍真不足为怪。如今:受到媒体多样化时代的冲击,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元。媒体不再是企业投放广告的最好方式,记者、编辑的收入相应大幅下滑。

制造业职工

当年:作为“无产阶级的先锋队”,国营企业里产业工人的待遇虽然不算太高,但工作稳定社会地位也相当高。冒着滚滚浓烟的大烟囱就是他们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最好象征。

如今:制造业持续走下坡路,制造类型的国企纷纷倒闭,技能单一的车间工人大批下岗。昔日端着铁饭碗的国企工人,沦为“40.50”再就业人员。

© 2017 三秦都市报官方网站